富瑤·專業二手名表回收綜合服務平臺,期待為您服務!

國家注冊商標品牌

 熱線: 185 7558 1555 (同微信)

當前位置:首 頁 > 手表資訊 > 行業動態 >

熱度不再 勞力士迪通拿系列是否即將跌落神壇

時間:2019-06-10 10:48點擊:
在過去一個季度的時間里,勞力士116508綠金迪,絕對可謂是“明星產品”。印象中從今年2月份開始,表款報價呈現出一個非常明顯的增長趨勢。起初還算正常,但到了后期,幾乎是平均
在過去一個季度的時間里,勞力士116508綠金迪,絕對可謂是“明星產品”。印象中從今年2月份開始,表款報價呈現出一個非常明顯的增長趨勢。起初還算正常,但到了后期,幾乎是平均每天3000—5000元,最瘋狂的時候甚至達到了一天一萬元,從而將彼時二級市場報價二十多萬的表款愣生生地抄到了2019年6月初的38萬元(搬運工的加價不算)。然而,正當大部分人都在猜測表款何時會過40萬元之際,差不多6月6號的樣子,綠金迪的報價突然出現斷崖式下滑,第二天已至32萬元,截止6月8號,部分市場甚至出現了二十六七萬元的情況。
 
勞力士迪通拿系列是否即將跌落神壇
 
  如此劇烈的價格波動,自然引起了表迷的廣泛關注,背后的成因眾說紛紜。其中,更有人在論壇上指出是由于品牌方開始向市場大量供貨綠金迪。看似有理,因為勞力士6月份的配貨確實從傳統的20號左右改到了月初。但這里面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每年的七八月都是瑞士鐘表行業的休假期,所以這次月初的配貨其實是兩個月的量,下一次的配貨將會在9月份,年年都是這般。
 
  還有一點很重要的是,勞力士綠金迪在中國大陸市場的銷售政策并未調整,門店依舊還是搭售。且,涉及的金額為五十萬元左右。折算下來,綠金迪的官方實際到手價不僅沒跌反而還是有增長的。換言之,綠金迪這兩天的“暴跌”并非源自品牌官方層面,而是市場反應。那么,幕后的推手究竟是誰?
 
  想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明確一點,即綠金迪的漲幅并不是正常的市場供需問題所致。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諸如勞力士鋼款水鬼及鋼迪之流,從價格走勢圖來看,提價的周期很長,總體來說屬于正常的平穩上升。但,綠金迪則是一條短期近乎90°的直線,需求或供給都不可能瞬間劇變,所以表款價格暴增的背后,起到決定性作用的,定是人為因素。事實上,據江湖傳聞,上文所述的綠金迪驚人漲幅,是一場早有預謀的炒作行為。
 
勞力士迪通拿系列是否即將跌落神壇
 
  既然是炒作,那么當物品的報價達到了炒作者事先的心理預期后,隨之而來的有很大幾率是拋盤套現,綠金迪正是如此。據我所知,6月6號當天,二級市場上起碼拋售了60枚以上的綠金迪,而且是按照33萬元左右的價格結算。突如其來的遠低于市場行情價的大量拋售,再加上綠金迪之前的高價位無形中就給人一種毫無根基的泡沫之感,從而引發了市場的恐慌。6月7號,市面上出現了32.5萬元的報價,但無人接盤,再次下跌至32萬元。還有一點,那就是就其他行業的炒貨來說,最初的炒作者套現離場后,后續跟進的按理還能分碗湯。但綠金迪的這次因為消息傳播過于迅速,使得中間商代替普通消費者承受了損失。
 
   除去這個主要誘因,還有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綜合過去幾個月市場上的貨量來看,白面金迪的數量遠少于綠面金迪。按照勞力士一貫的配貨原則,這是根本不可能出現的情況。究其原因,只有一種可能——白盤金迪被部分商家自主換了成了綠面。聽上去很玄幻,但具體操作起來非常簡單。“從計劃開始炒作綠金迪開始,就有很多中間商通過換盤來獲得更多庫存”,某君如此說道,“只需先將一枚綠金迪的盤面換成任何顏色的假盤,隨后送去勞服,對方根據表款編號會提出要先換回原盤,此時只要接受收費更換的服務,記得差不多四五千元,就能再得到一個全新的綠盤。”要知道,白面金迪和綠面金迪在二級市場的差價何止幾千元。
 
勞力士迪通拿系列是否即將跌落神壇
 
  當然,也不排除有些更不地道的,直接上假綠盤,“賭的,就是很多地區的買家沒有走勞服交易的習慣或條件”。說到這,某君無奈地搖頭,“而且,這些假綠盤基本都出自同一家表盤廠,業內很出名,做工也足以亂真,至少普通人肉眼很難分辨。”
 
  在綠金迪暴跌之后,很多消費者表示這對他們而言是個利好消息,因為其一定程度上代表著綠金迪的報價開始下行,若能回落到公價還有折扣的狀態,那便更完美了。我不否認這種情況存在的可能性,但若僅憑這幾天的跌幅作為依據,未免言之過早。之所以如此說,主要有以下三點原因。
 
  第一,綠金迪在中國大陸市場大跌的這兩天,東南亞市場和日本市場的報價卻保持一個穩定的狀態,依舊停留在30萬元左右,最多2000元上下的浮動基本可以忽略不計。未來,如果國內價格跌破30萬元,作為歐洲貨源中轉站的中國香港大莊顯然更愿意給東南亞和日本市場供貨。以日本為例,因為最終的消費者有很多是國內買家,得益于退稅機制,32萬元的報價就能匹配消費者心中的30萬元預期。再加上人民幣對港幣以及人民幣對日元的匯率差,莊家完全可以做到二次盈利。此時,有什么理由莊家不將貨源給能賺取更多利潤的日本并行而給國內普通消費者呢?這樣一來,勢必會造成國內貨源的緊張,就有可能反向拉動一波。
 
勞力士迪通拿系列是否即將跌落神壇
 
  第二,國內綠金迪的炒作價格是以中國香港價格作為結算參考的。也就是說,炒貨人最初的拋售價格是基于周四周五的港幣匯率。但當很多中間商反應過來想核算報價出貨的時候,因為周末的緣故,無法獲知準確的匯率,所以絕大多數只能按照錢莊和中國香港周五給出的匯率粗略結算。也正是由于這樣的原因,在接下來6月9號至10號,很大概率會發生兩種極端情況:資本少的中間商會因為上文所述的價格恐懼而爭相低價拋售,如同股票的割肉止損行為;但有一定實力的中間商則會選擇停止交易,直到6月10號的下午錢莊給出穩定交易匯率。且,中國香港的大莊也會在那個時候綜合日本和東南亞市場的價格給出一個最終報價,畢竟國內價格低了可以出給日本或者東南亞,買賣二頭做。
 
  此處,不妨做個假設,如果6月10號下午中國香港給出了33萬元的中間價格,那么國內現在三十一二萬元的價格就會如同謠言一樣在未的五天或者更短的時間內消失,那么這二天31萬元甚至更低價格買進的消費者就是賺到了;但!如果中國香港給出的價格低于30萬元,那么這一波的價格下跌將如同洪水決堤般一瀉千里,周末進場的消費者將成為全新的韭菜。
 
  第三,匯率變化及市場信心未知。若周一央行給出的人民幣匯率堅挺的話,那么綠金迪的價格還會再下跌一波。因為中國香港跟國內中間商都是以港幣結算,而港幣是跟著美元走的。人民幣匯率此時就像是一把雙刃劍,未來是敵是友現在根本無法確認。此外,還有一點非常重要——經此一役,消費者對綠金迪還有信心嗎?如果整個市場徹底看空,那么綠金迪就會像當年的三星一樣,從此一蹶不振,徹底退出炒貨的行列。
陕西11选5开奖公告